道缘浮图分节阅读_第1节_午夜福利视频小说网
午夜福利视频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道缘浮图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烟雨江南   内容大小:733 KB  下载:道缘浮图txt下载   上传时间:2018-11-17 13:41:42

【全本校对】《道缘浮图》

作者:烟雨江南

内容简介:

  谁家年少,煮酒调笑。盈握素腰,同舟醉邀。

  燕开庭的纨绔日子本来过得舒舒服服,走马章台,倾倒渭水,闲来无事再修修道,却不料被卷入一场仙家风波……

道缘浮图名词解释

  【建木】

  矗立在大陆中央的神木。树干笔直入云,离地百仞都没有分支。建木又有世界树之称,据说其根系即大地起源,分为九个部分,延展生成天下九州。青、扬、冀、雍、荆、兖、禹、西、鄂。

  【道典】

  据传与此世界同时诞生的一部神秘古书,记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和规则、过去和未来。道典安放在建木第一层树冠里,每个能翻开它的修士看到的内容可能不尽相同。

  【战法同修】

  修炼术语。此世界全民皆有道种,人人可以修炼,战法同修,战修锻体,法修悟性,开悟见性,方得神通。得神通者,才算是真正一脚踏入道途。神通又分为小神通和大神通。

  【修炼体系】

  规则:战修方面的力量,法修方面的境界和重位并不完全等同于综合战力,很多时候力量属性的生克,又如法器、秘术等外力因素会极大左右战果。

  战修力量:未入流、三流、二流、一流、超流、后天。战修用兵,正兵七,奇兵十三,分为珍兵、至兵、灵兵、仙兵、神兵五等。

  法修境界:修士、上师(六重位:离、净、降、觉、舍、定)、真人(四重位:下、中、上、天)、尊者、君。法修用器,器分珍器、至器、灵器、仙器、神器五等。

  【浮图榜】

  建木树身显示的一张人名榜单。

  道典中有浮图其名,意为强者榜。得神通的修士均可自号,然而惟有浮图榜上显示出来的才是得到世界规则认可的大神通。

  人们对浮图榜的原理知之甚少,也至今没有哪个大能修者从道典中了解到进一步的详细信息。

  一般来说,强者参加建木大会,并得到浮图认可后,名字会自动上榜。偶尔也有强者不曾在大会上露面,或者隐藏身份参加大会,然后在榜上爆出来的。

  若要进入建木直接连接的大秘境探索,部分需要榜单资格。

  最近浮图榜上,此世界亿万修士中得以入榜者不过一千一百三十一人而已。

  【四门七派】

  规模最大,实力最强的修士势力,浮图榜上的四君二十七尊者,除五位尊者自成一体外,其余都是四门七派中人。

  【四君】

  元会门:厌离君,所修道位:观苦见厌,故断惑离染。

  小有门:青华君,所修道位:青帝芳华。

  星极门:北宸君,所修道位:北落星辰。

  诸生门:布天君,所修道位:布天之德,无量度人。

卷一 春宴杀

第一章 裘马轻狂(上)

  建木在都广,天人所自上下,百仞无枝,倾盖为云,盘错根系九分,以应天下九州,盖大陆之中也。史载,其玄华之光凝而不散,不荣不枯不实,至今已三千三百年。

  ——《道典·原道训·都广》

  雍州位于大陆北中部,从被称为世界北极的服玉山脉开始,西止于黑水,东接冀州,南望建木,有大河名荒,自雍州境内东西横贯而过。

  ——《道典·地形训·雍州》

  玉京,背靠服玉山脉最南端的余脉采津山。此城建立于一千七百年前,最初只是一个供采玉工人、玉匠和玉石行商歇脚的小镇,因出产的名贵美玉“摇津”是修者炼器的上品材料,就此逐渐繁荣起来。数百年前,玉脉渐渐枯竭,城市也从鼎盛开始衰落。然其凭籍位于黑水和荒河交汇处的优势地理位置,着力发展货运和贸易,又再度繁华。

  ——《雍州地方志·玉京》

  雍州玉京,繁华通埠,正是春夏交替季节。

  大雨后的天色,明亮中带着通透,干净得就像新生儿的眼睛。

  离码头最近的西城门向来热闹,即使在雨中都行人不绝,此刻雨停了不一会儿,就开始显得有些拥挤。

  西门入城大道两边的店铺满是客人,人声嘈杂,伙计们努力往外挤,手里高举着下雨时收进来的招幌,想要找个空隙给支楞出去。

  而已经站到门外的伙计则研究着,怎么在人来人往中妥帖地把门前摊重新支起来。

  忽然不知何处,有人舌绽春雷大喝一声:“燕爷来了!”

  只见整条街道上,无论店家、客人还是行人齐齐一个停顿,如在水面投下一颗分水珠,原本铺满路面的人流从中间分开,翻涌着卷向两边。

  西城门外,一道红光挟着白云自半空落下,踏上地面时,一记清雷般蹄音,近在咫尺的城楼都像是微微一晃。竟是能御空飞行的灵兽?!

  就在这片刻驻足间,依稀可见,骑手是个少年,一袭红衣,袍袖翻飞,恍如烈焰升腾,身下灵兽皮毛色白若新雪,细密如云雾,远望犹似云蒸霞蔚。

  随即一人一骑如离弦之箭,起落之间就冲出足有十丈长的门道,朝着入城大路奔去。

  待来人背影只剩下个黑点,西城门外又狂奔进来一队蓝衣武士,清一色骑着黑项背棕的地行兽,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,就这样向前冲去。

  城门边的驿站小广场上有家茶铺,地方只够摆五张方桌,十几个条凳,生意却是红火。大多是才从码头上下来的外乡人,长途旅行后喝口茶歇歇脚是件惬意事儿,初来乍到的还能顺便打听下风土人情。

  这时茶铺里也是人头济济,几个熟络不熟络的,皮肤麦色,一看就是常年出门在外的旅人,在那里低声交谈。

  “这架势,有大事发生?”

  “哪能啊,真有事,阿猫阿狗的还敢把爷的名号叫那么响?”

  “兄台少见多怪,哪个城市没几个……咳咳……人物呢?”

  “……这……异兽能在城里这么跑?”说话的人,口音听起来像是来自大陆最东方的扬州,他声调略高了点,于是前后桌都有人转头看过来。

  “什么异兽,那可是灵兽,云梦骥听说过没有。”靠门一桌上就有人讪笑,“玉京和其它地方的规矩是一样的,不管人还是兽都不能御空,没看燕爷在城门外就落地了。”

  这句话立时带起来一阵心照不宣的低笑。

  大陆上的城市都有防备魔物的御守法阵,无论修士还是异兽皆不能在城市范围内飞行,这是常识。即使那些高高在上的真人、尊者也不会故意打破规则。

  发问那人一窒,显然他担忧的是异兽会不会踩伤人命,可不是连城市禁飞都不知道的乡巴佬。

  就在这时,前方街区隐约传来惊呼声,仔细听,夹杂着一些重物倾倒、人群奔跑、还有一两声地行兽的嘶鸣。

  若有人一直在高处观察那两波骑者,就可看到这样一幅街景。

  先行的红衣少年,虽然在城中不能飞行,但每一次起落轻盈如雪落,准确地从人群空白处跃过。

  可后面那队蓝衣武士就没这么好的本事了,长街前半段惊险万分踏过,后半段的人群听到消息迟,避得也慢,一连掀翻好几处摊子,滚倒数名行人,万幸的是无人被地行兽直接踩中。

  茶棚里众人不用看,也能猜到那动静是纵马惊了人群,大多现出了然之色。

  那扬州人动了动,像是又有什么话要说,旁边的同伴突然伸手拽了他一下。

  先前讪笑那人,眼珠一转,略提了提声音,道:“诸位离家在外,家中老母贤妻幼子所求无非平安二字。故而每到得一地,且谨记‘入乡随俗’四字。”

  有人听得有些意趣,就接着话头问:“玉京又有什么乡俗?”

  那人笑眯眯,打开桌上的包裹,里面是两片巴掌大小方形金石木,一柄黑底描金边无字折扇,最后拿出来一个小钵,上书“财从口里出”。

  众人恍然,这原来是个说书人,于是有往钵中放铜币,叫道来一段的,也有扎着手不给钱,却拉长耳朵准备听一听的。

  说书人并不计较,金石木在掌中灵活地翻了一转,打出铛的一声脆响,开始娓娓道来。

  “如今凡在外行走的,到得一地,皆要记得去抄一张‘平安符’,亦即各城修道有成、极尊极贵的仙家门派和姓氏,若连这个都不知,只怕不经意冲撞了,又怎能趋吉避凶,平安求财呢?”

  “本城还好,不是修士之城,没有仙门驻扎,又是通商大埠,因此规矩不多,行事活泛,只要记住涂、付、燕、陆这四个姓氏的大族名门,也就够用了。”

  说书人又细细说了那燕爷的来历。

  与燕开庭本人方及弱冠的年纪比起来,这尊称有些老成,实是因为他的身份,乃雍州著名匠府“天工开物”的主人。老府主已过世,因此燕开庭年纪轻轻就大权在握。和涂家二公子涂玉永、付家大公子付明轩、金谷园商会玉京座主陆离并称“玉京四公子”。

  说书人口才便给,风土人情说得动听有趣,提到真人真事,则不免春秋笔法。不过那位性情狂放不羁的燕爷,点花魁、养舞姬、好华衣美食,这爱好怎么听都是纨绔的意思。

  守着茶水炉的掌柜闭目养神,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,耳边那些声音不管是忧民的、暗讽的、别有所指的、借场子卖艺的,他连眼皮都不掀动一下。

  掌柜面前排开十多只盛满大麦茶的海碗,旁边放了个装铜币的小簸箩,任由客人自己动手取水扔钱,不到海碗用光,他是不准备睁开眼睛的。

  忽然掌柜打了个激灵,他仍没有完全睁开眼睛,只掀起眼皮,撑开一条缝往外瞧。

  不知何时,茶棚里除了说书人,就只剩角落一个布衣少年。这未免有些奇怪,茶客大多只坐一碗茶功夫,前面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但此时近午,本是人流高峰,也该不断有新客进来才对。

  除非……

  掌柜从半开半合的眼角飞快往外面瞥了一眼,除非外面小广场有人拦着,不让人进茶棚。谁能在城门口,如此不动声色地控场?

  掌柜似乎是打定主意,就不把眼睛睁开,权当自己睡着了。

  这时,布衣少年起身,走到说书人桌前坐下。

第二章 裘马轻狂(中)

  这名少年外表也不过弱冠年纪,容貌清俊温润,身形颀长修美,气度和煦雍容,让人直接忽略了他的平民衣着,仿佛面对着一名身处华堂的贵公子。

  说书人额头上已有可见汗珠,他早就发现茶棚人流变动的异常,也不是不想走,而是双腿稍有移动,哪怕还坐在凳子上并未起身,只要动作幅度略大些,就会感觉如拔足泥沼般艰难。

  这显然着了人家的道。

  然而他也算是一脚踏入道途的上师境净阶修士,到了现在,就连困住他的是奇门法阵还是神通秘法都不得而知,也是栽到家了。

  布衣少年先开口,他神态温和可亲,就像邻里闲话家常,“方才足下说玉京不是修士之城,可见是有门派的。只不知仙师修行之所何在?”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63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63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道缘浮图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